中文字幕强奸乱

排污口监督管理 | “查”明白 “测”清楚 “溯”精准 “治”干净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6日 作者:生态环境局 来源:生态环境部 浏览次数:

  为指导各地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入河入海排污口监督管理工作的实施意见》,生态环境部组织梳理了地方典型做法,供各地学习借鉴。今天推出第3篇《“查”明白 “测”清楚 “溯”精准 “治”干净 重庆市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取得成效》。

  

  2019年2月,重庆作为全国首批试点地区率先开展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

  

  工作开展以来,重庆围绕长江入河排污口“查、测、溯、治”,有序推进各阶段任务。截至2021年底,重庆已完成4220个排污口的分类、命名编码工作;对需要监测或能达到监测条件的2398个排污口,全部进行监测;对所有排污口开展溯源工作;对需要树立标牌的565个排污口,全部完成标牌树立工作;长江、嘉陵江、乌江“三江”沿线26个区县全部完成排污口整治方案编制;已完成3499个排污口整治,完成率82.9%。2021年,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总体为优。

  

  “查”明白

  探查测报,闭环管理

  

整治入河排污口,首先要找出排污口,对其“数”清楚、“查”明白。
渝北区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的徐承寅,全程参与了试点工作,他告诉记者,试点排查对象包括所有通过管道、沟、渠、涵闸、隧洞等直接向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排放废水的排污口,还包括所有通过河流、滩涂、湿地等间接排放废水的排污口。
为全面摸清长江干流及嘉陵江渝北段入河排污口底数,渝北区摸索出了一套排查体系。“归纳为四个字,即探、查、测、报。”徐承寅说,“探”,是指充分利用无人机、无人船、卫星遥感等高科技手段寻找隐蔽排口。“查”,是用脚步实地踏勘现场,因为污染源往往很复杂,可能会涉及到工业、农业或航运等,只有实地勘测,才能准确溯源。“测”,则是利用现场采样快检,结合实验室分析,检测排水水质,水质怎么样,关乎着排口的属性。“报”,是当有污水流经区域段时,依托市民向生态环境部门反映,生态环境部门将第一时间进行现场勘测,及时处理。
徐承寅说,渝北区充分发挥群众监督作用,“报”作为终点也是起点,与“探”“查”“测”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正是通过这一闭环管理,渝北区为长江渝北沿线水域拉起了一张天地结合、人机互补的3D立体网络。3348个排查点位,116个排污口,900多项问题全部整改完毕,彻底解决了长江禁养区范围内的污染问题。

  

  “测”清楚

  应测尽测,以测促治

  

“查”出了排污口固然重要,监测出水水质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一环。北碚区生态环境局污防科工作人员杨晓宇对此感触非常深刻。
西南大学是“水稻之父”袁隆平的母校,学校也在北碚有不少试验田区,位于北碚区歇马街道的西南大学柑橘研究所就是其中之一。
北碚区生态环境局在对入河排污口进行监测时,发现该所的试验田有两处污水流出。为此,北碚区生态环境局及时联系西南大学以及柑橘研究所了解情况,帮助解决问题。
柑橘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经过他们实地查看并咨询专业人员,认为要解决污水问题,关键还是在于对试验田土壤的改造,用科学的施肥技术。该负责人说,通过学校与地方政府单位的“校地合作”,西南大学柑橘研究所、油菜研究所统一对试验田土壤进行改良,推广测土配方科学施肥,进一步从源头减少污染。
而另一排污口有污水流出的主要原因是果园内部化粪池未接入污水管网。在北碚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的指导下,对化粪池进行了维修、清渣,并对研究所内的管网进行统一整改提升,确保污水不再外溢。
通过监测结果分类整治,北碚对境内的入河排污口采取不同的治理措施,对于工业企业类排口,北碚采取督导工业企业污水达标排放、深度处理等措施,进一步削减水污染物排放量。
对于城镇及农村居民生活污水类排口,则采取新建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实施雨污分流改造和修复老旧破损管网等措施,进一步提高城镇及农村居民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和处理率。

  

  “溯”精准

  多手段深查“毛细管”

  

  “查”清了排污口,“测”出了类型,找到污染物源头便是排污口整治的关键。

  

  “溯源工作突出一个‘细’字,排查到三四级‘毛细管’,确保排污口溯源细致精准、不留死角。”江北区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副支队长曾仁集告诉记者,江北区针对疑似问题点位,利用CCTV管道机器人、QV管道潜望镜等技术手段,全线路排查问题,直至找到问题源头。针对管径相对较大且存在跌水的箱涵,采取人工入箱涵的方式,确定箱涵中接入管线数量,排污、排水情况。

  

  2021年8月,曾仁集和同事在开展入河排污口排查监测的时候,发现鱼复新城石灰河雨水箱涵水质为劣V类,存在明显雨污混排。

  

  为全面摸清污染源,溯源工作组身背氧气瓶、头戴防毒面具,利用全站仪、管道潜望镜、录像、照明、氧气检测仪等设备进入箱涵,逆向溯源排查2.15公里,排查出支管19根,其中有水排出的10根支管中,水质监测结果满足Ⅳ类的3根、劣Ⅴ类的有7根。

  

  “经查,主要问题是部分企业雨污混排,以及两江大道、康明路周围污水管网破损溢流。”曾仁集说,目前,相关问题已基本完成整治。

  

  像这种溯源条件已经算是“完美”了。

  

  事实上,很多排污口所处环境都异常复杂,这就需要多种手段齐上阵。有群众举报,港城工业园区A2排口长期异常排污。曾仁集到现场后发现,这个排口位于桥溪河高填方道路尽头,收水管线与排口存在3层护坡,四周植被茂密,高差接近30米,且上游雨水检查井存在积水,管道机器人无法进入,溯源工作开展难度极大。

  

  溯源工作组研究讨论后采取抽排导流、染色试验、机器人内窥、全站仪定位等多种手段,最终锁定污染源为市政污水管道严重堵塞,污水通过溢流管道排入雨水,造成雨污混排。

  

  通过精细到“毛细管”的管网溯源排查,江北区将污染物溯源至排污管段或排污单位,压实整改责任。

  “治”干净

  综合整治,不负民盼

  

入河排污口一头连着岸上,一头连着水里,是污染物进入水体的最后一道闸口,治理无疑是重中之重。
跳磴河位于重庆主城核心区城乡结合部,全长33公里,流域面积44.48平方公里。在城市化、工业化快速推进中,跳磴河变得又黑又臭。
随着九龙坡区入河排污口整治工作的开展,治理跳蹬河成为民心所盼的大事。为此,九龙坡区从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活水循环、长治久清等五个方面开展工作。
九龙坡区生态环境局水环境科副科长张凤向记者介绍,在前期排查溯源的基础上,累计整治流域内入河排污口86个,新建和改造干流、支流管网33.4公里,解决了流域内污水直排问题;新建初期雨水调蓄池1座,调蓄初期雨水容积8000立方米,减少了流域内华岩支流初期雨水径流污染。此外,还对干流、支流及水库进行环保清淤,累计清淤河道长度为21.7公里,清理淤泥7.9万吨,清除垃圾约20吨。
打造河底水下“森林”,开展河底生态修复4.5万平方米;新建河道岸线内生态绿化面积44万平方米,构建了13公里河道沿线生态护岸;建设4000立方米/日一体化污水处理站,通过处理上游生活污水,补水下游湖库及河道,保障河道枯水期生态及景观补水。
通过综合整治工程的实施,跳磴河现已全面消除黑臭,水质明显改善,得到了周边群众的充分肯定,2021年还被重庆市生态环境局评为“重庆市美丽河湖”。

  “重庆入河排污口治理取得成效,讲政治是根本、强联动是关键、重实际是核心。”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党组成员,重庆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总队党委书记、总队长刘芹表示,重庆将持续聚焦“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谱写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篇章”目标,结合“十四五”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目标任务,纵深推进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推动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打印 关闭

上一条:

下一条: